没药

把酒满上。

【四月二十四】去银行



路上要坐公交,光谷日复一日在修,公交至少不会迷路。这来回的近一个小时,一直在想银行是很神奇的存在。


朝九晚五的典范,适合没有梦想和被自己束缚了梦想的人。青年人、中年人和老年人。哦没有老年人。



【四月二十】GRE.2


我的勇气已经可以冲破胸腔,带着鲜血和碎骨,紧紧被攥在手心。用力挤压,汁液横流,像是空中绽放的烟花。



你看,不张开双手,我也能给自己放烟花。


也是咔酱的生日,小英雄,生日快乐呀。

摘纪录:

一整天不说一句话,不读报纸,不听广播,不闻流言蜚语,完全、彻底地陷入懒惰,对世界命运绝对冷漠。这就是我们能给自己服用的最好的药。
——亨利 • 米勒

【不知归】从戎


通过了中科大微尺度的面试,成绩一般也总算心里有底,好像什么东西落入井里,咕咚不见踪迹。


看到别人考研,下笔如舞弄刀枪煞是威风,自己也蠢蠢欲动妄图投笔从戎。


可多得是没还清的债。


层层叠叠的书放在箱子里了,手边还有几本常用的。走进图书馆已经是一种潜意识放空的逃避,书山纸海,就能够堆叠出一个确定吗?很久前有个获得一个什么奖的小说《北京折叠》,听名字就能想象到场景。


Folding—Ogami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很多文章的题目是日本折纸。不知道具体怎样操作,闲来可以一看。

Rofix:

我居住在土司的坡地。每天清晨从窗户望去,能看到无尽的高山,而到了厨房那侧,则是一望无际的斜坡。很显然我们家已经住在腹地的边缘,房屋的建造已经抵达了倾角的极限,重力偏移效应已经足够明显,我想如果真的有足够资金住在腹地中央,那就能感受到重力垂直向下的安稳感受。据说山顶的重力也是垂直向下,而且轻盈的可以飞在空中,只不过他们的昼夜温差很大,往往不适合长时间居住。我看到父亲已经采集树果回来,上午的斜阳照耀着山坡的蔚蓝,和两侧墨色的天空。  

【四月十二十三十四】

鬼畜三天hard模式开启。


不过也结束了。

【四月四日】全新认知

惊叹于自己的变态,有话不能说可以梗在胸腔里窒息,我的肺上横斜着几百根鱼刺。

【三月三十一】到此为止的辩论队

爱过。

上面两个字是昨天晚上写的,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哭,绍伟提了一下反而难过,所以我说化了妆。

这是我三年前做的决定,两年多来不够兢兢业业也算畏畏缩缩,周围人来了又走,最后留在身边的寥寥几人还真的都与辩论有点儿关系。


【三月二十二】叛变

我得有多大的勇气,才能裸考GRE啊。

摘纪录:

摘纪录:

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,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——鲁迅